机构动态

【中国国家公园建设动态】京都风景中标北京长城国家公园旅游管理机制研究项目

       国家公园的理念源自美国黄石国家公园的设立,目前世界各国对国家公园体制的认识渐渐形成了一个共识:国家公园是一种能够实现保护与发展并重、生态文明与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双赢的最成功体制。

 

       2013年,十八大《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推行国家公园体制是我国建设生态文明的重要举措:

       “用制度保护生态环境……坚定不移实施主体功能区制度,建立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严格按照主体功能区定位推动发展,建立国家公园体制。”

       这意味着国家公园体制在中国落地、生根、发展创新是中央顶层设计中关乎我国生态安全格局、国民经济发展的战略之举。

 

       2015年,国务院印发《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进一步对中国特色的国家公园体制建立提出关键性指示:

       “国家公园实行更严格保护,除不损害生态系统的原住民生活生产设施改造和自然观光科研教育旅游外,禁止其他开发建设……加强对国家公园试点的指导,在试点基础上研究制定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

       这标志着中国关于国家公园体制建设的全面探索时代开启。2015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在北京、吉林、黑龙江、浙江、福建、湖北、湖南、云南、青海9个省市设立了试点,打破原有的多头管理机制,新建了统一责权与管理的“大部制”领导机制。

 

       责权与管理机制的改变对旅游管理机制带来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国家公园和原有的景区、地方政府关系如何界定?游客游玩的方式将发生什么变化?如何确定合理的游客承载量限制?社区发展与国家公园生态保护的首要目标之间到底存在多大张力……

       中国有自己的特殊国情,国家公园体制落地中国需要考虑和解决的问题错综复杂,针对每个国家公园试点单位的体制研究要行在规划建设之先,这项工作将对中国未来国家公园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1
最难啃的骨头:长城国家公园

 

       长城国家公园在首批9个国家公园试点中最特殊,保护任务重、名气大、面积小、离世界城市北京城区太近是它的四大特点,而恰恰是这四大特点决定了长城国家公园在探索建立因地制宜的旅游管理机制的问题上是一块最难啃的骨头。

 

 

       


长城国家公园的四大特点:

       ①保护任务重——首批试点除长城国家公园外,均以自然遗产为主要资源,长城国家公园是唯一一个需双重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和生态系统的试点单位。

       ②名气大——长城国家公园的国际影响力大,是国家形象的重要体现,而北京作为首善之都,国家公园的建设自然成为此次全国试点工作的重中之重。

       ③面积小——公园面积又相对较小(仅有60平方公里)。

       ④距离中国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北京很近(仅有40公里)。


       

       北京市长蔡奇在北京“两会”上提出:“2017年将进行北京长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也特别期待能够在试点中摸索出可复制、可推广、可借鉴的经验。”

       北京市政府也高度重视长城国家公园试点,希望找到一流的团队来为国家公园的体制建设探索献计献策。

       可见,长城国家公园的试点建设在未来国家公园的推广与示范中具有典型意义。

 

2
京都风景之洞见:
中国国家公园旅游管理体制研究的核心命题是“什么样的管理机制能够实现以发展促保护”

 

       京都风景团队应邀参与了此次项目的公开竞标,经过详尽调研和大量的前期准备,2月28日,京都风景成功中标北京长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的旅游管理机制及相关研究项目。

 


团队实地调研考察,发现问题,现场访谈

 


团队讨论交流方案

 

现场汇报初步研究成果

 

       提到国家公园体制建设,我们最容易陷入的误区就是照搬国外体制与经验。然而,相较于国外低密度的荒野型国家公园,我国国家公园的特殊性则需要认真研判。京都风景提出,在国家公园建设中,我国具有以下特殊性:

 

       1,游客密度极大

       对比美国黄石公园,长城试点区的游客密度是其300倍。也就是说,在国外,游客一个人可以享受的空间,在国内需要和300人竞争。

 

 

       2,距城市近,市场需求复杂多样

       国家公园与城市居民的日常休闲空间重叠交叉,游客游览体验需求与周边社区居民的生产生活需求存在冲突。

 

 

       3,历史遗产资源丰厚

       中国历史上,凡名山大川,与文化无关者甚少,人文资源所占比例高,在国家公园的建设探索中就需要考虑民族精神文化的传承与发扬。

 

       4,管理体系和管理水平有待提升

       重复管理或者管理缺失,是需要正视的重要问题。

 

       不同的国情对国家公园体制建设提出了不同要求。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关键时期,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核心诉求是:

       在“以发展促保护”的总体战略下,通过实行规范统一的管理机制来实现国家生态资源保护与国民经济发展的双赢局面。

 

       很显然,这个命题很大,而从旅游管理机制的板块切入,我们需要研究的重点是如何发挥旅游管理机制的效能,来实现多部门多产业的跨界联合创新,实现“发展促进保护”的目标。
 
       京都风景系统全盘考虑,结合我国国情与长城试点特点,提出“长城国家公园游憩管理体系”,以实现“更优的资源保护效果、更佳的游客游览体验、更好的国家形象展示”这一游憩管理目标,并从源头管理、空间管理、动线管理及内容管理四个专项进行进一步分析与阐释。

 

 


       京都风景接下来将对长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游憩管理机制进行深入的研究与探索,这一成果也将对其他国家公园的建设产生积极的借鉴与指导意义。

 

3
京都风景的“中国梦”

 

       事实上,京都风景这次成功中标是多年扎实耕耘的结果。

       这些年来,京都风景在生态旅游、环境教育及旅游体验系统设计等众多细分领域精深探索、不断钻研,团队在每一个项目和研究问题上不断死磕,获得大量一手资料与丰富经验,也为客户和游客带来无数成功案例。在游憩管理与体验方面,尤其是环境教育和遗产解说方面,有相当的经验积累:

 

       · 点线面构成环教空间系统,及丰富的活动组织与人员解说:

 


京都风景作品-中韩国际合作项目北京八达岭森林体验中心室内与户外游憩系统设计

 


京都风景作品-世界自然遗产地海螺沟原始森林敬仰之路

 

       · 不仅传递知识,提升观念才能引领保护行为:

 


京都风景作品-北京市政府(通州新址)门口增彩延绿示范项目解说教育设计

 


京都风景作品-南京游子山国家森林公园云栖栈道(国家林业局示范项目)

 


京都风景作品-北京西山自然观察径(国内首个自然观察径)

 

       在专业系统研究方面,京都风景也有相当深厚的积淀:

       2011年与国家环境保护部联合编制《国内外环境教育基地典型案例汇编》;

       2014年与国家林业局合作国家科技支撑项目专题研究与示范、编制《森林公园自然教育系统建设技术规程》;

       2015年受北京市林业局委托编制《北京市森林公园环境解说系统规划设计规范》;

       2016年受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委托,在全国首次以市域为单位,对北京市森林体验教育事业提出发展建议《北京市森林体验教育规划建议(2016-2025年)》……

 

 

       2017年,我国全面推动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京都风景有幸参与这一过程,见证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进一步发展与变革,也为有幸在浪潮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感到喜悦和自豪。

北京市海淀区学清路9号汇智大厦B座7层 100085 010-82736177